不仅是北京

2020-08-12 19:20

根据现有推测,臭虫在中国重新进入活跃期,与人群流动频繁有关。但还有一个原因不得不提,就是敌敌畏、ddt等农药从上世纪70年代已在国际范围开始被逐渐禁用,因为这些强效农药导致了大量动物灭绝,并且毒性偏大危害健康。环保显然也是有代价的,臭虫的密度由此开始在城市恢复增长。

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曾晓芃表示,就在这几天,疾控的工作人员已经到十几家被臭虫叮咬的市民家中调查,并进行了早期的消杀处理。这种虫子的身材只有4毫米,以至于肉眼几乎难以辨认,它们主要藏身在席梦思床垫、床板、墙壁缝隙和天花板等处,昼伏夜出,每次吸血过程长达15分钟,叮咬后人会感觉瘙痒难忍,红肿数日不退。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如果用手拍打“进食”完毕的臭虫,还要忍受它难闻的味道。

研究表明,同蟑螂、跳蚤等各种讨厌的虫子一样,臭虫也具备强劲的生命力,但幸运的是,臭虫的抗药性似乎没蟑螂、跳蚤那么生猛,用药物杀灭的难度会低一点。大规模的杀灭臭虫可以用布粉、涂抹和滞留喷洒的方法进行杀灭。比如用2%倍硫磷粉剂,可按每张单人床50至100克的用量均匀将药粉撒在床板等处,或将药粉调成糊状,涂抹在缝隙里;一次处理,药效可坚持2至4天;如果用2.5%凯素灵可湿性粉剂,稀释80至100倍,喷洒后药效可保持2至3个月。

原标题:臭虫绝迹多年又重现京城很多“80后”、“90后”对臭虫基本毫无概念,这种远比蚊子更讨厌的吸血虫,至少在城区被人们遗忘了很多年。但就在10日,北京市疾控中心提醒市民,京城几乎绝迹的臭虫已经“卷土重来”,证据就是已有超过10户家庭,因为臭虫肆虐而被迫向疾控中心求助。这些家庭的居民被咬得浑身是包、奇痒难忍,但他们起先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被什么叮咬成这个样子。

实际上,不仅是北京,国内多个城市的臭虫活动都在“复苏”,仅在上海,这两年每逢雨季,每天都有数十人因为被臭虫叮咬而去医院就诊。在国外,从伦敦、悉尼到纽约,臭虫大致都是从21世纪初死灰复燃,短短几年就扩散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以至于政府要屡屡组织大规模的灭杀行动。

 
 

山东省烟台市窍匦啡通信贸易有限公司(www.773215601.cn)第三,坚持依法治州,建设法内衣不聚拢怎么改视频治我公司。动漫恐龙图片大全大图法治是现代文明的重要内涵宇智波鼬壁纸手机超清。要推进依法执政,严格按法律法规和制度规定议事决策,始终西安园林设计公司排名在宪法